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手机中工网
首页 > 劳模人物
广告服务
全国先进工作者、自治区水文局工程师陈尚志
2015-05-07 16:18:25    来源:西藏工会新闻网  张琪  查看评论

陈尚志在现场进行勘察

  今年刚50岁的陈尚志已是满头花白的头发,狭小局促的办公室里没有任何摆设,到处都是文件、资料,与人们想象中的样子相去甚远。记者在这间办公室里的采访经常中断,因为他不仅是局办公室主任,还负责(水文)站网规划科的工作,在一个业务单位,这样的情况不多见。办公室工作人员说:“陈主任以前一直是做业务工作的,因为他是热心肠,谁家的事都管,谁的忙都帮,局里应群众要求让他当了办公室主任,可业务部门又缺人,他只好两边都干着。”

  从17岁招工到水文局,陈尚志在这里已经工作了33年,水文局早就是他的家了。单位建局域网,他爬上9米高的电线杆帮电脑公司拉线,不小心从电线杆上掉下来,摔成右手手腕骨折;同事家电器坏了,他自己花钱买零件帮忙修好;帮同事换个水龙头,修一下门窗,这种事在陈尚志这里更是数不胜数。

  自力更生、热心快肠是陈尚志从父辈那里继承下来的优良传统。1958年,陈尚志的父母随十八军进藏,是军械厂的工人。父亲的工作是修理枪炮,业余又是无线电爱好者,经常自己组装收音机,陈尚志耳濡目染,从小就喜欢修修补补,自己捣鼓着做东西,动手能力极强。

  1982年陈尚志被招进水文局,分配到江孜水文站工作。江孜水文站是年楚河中游的基本水文控制站,对年楚河中下游水情预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那时条件艰苦,物资匮乏,更缺少专业技术人员,为确保按质保量完成工作任务,陈尚志边学习,边实践,自己创造条件,自己解决困难。

  “别人下雨都是往家躲,我们是下雨往外跑。”陈尚志说。1988年7月,年楚河流域局部降暴雨,江孜水文站水位猛涨,年楚河下游部分地段洪水已近漫堤。日喀则水位大队指示江孜水文站必须准确预报出上游的来水量。然而上游未设雨量站,作为江孜水文站负责人的陈尚志要完成任务,就得到年楚河上游的两条支流调查水雨情。80年代,水文站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陈尚志二话没说骑上车就出了门。崎岖不平的道路令陈尚志时常要扛着自行车涉水而过,更可怕的是泥石流,有两次刚过一段山路,泥石流就下来了。2天后,当陈尚志把急需的年楚河上游水雨情资料传递给日喀则水文大队后,他的双腿已经肿得几乎不能站立。

  一次,领导到江孜水文站视察,看到陈尚志自己在修发电机,便对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当拉萨大桥边的水文测量缆道无人修复时,领导想到了陈尚志,所以1990年陈尚志调到拉萨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修复拉萨河上的两条水文测量缆道,经过陈尚志的修复和以后的技术升级改造,这两条缆道到现在还在为测量拉萨河的水文数据发挥重要作用。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0年以后,经陈尚志设计、指导,区水文局逐步恢复和建设了全区14座流量测验缆道,特别是2004年由他设计的羊村水文站520米跨度缆道建设,填补了我区无大跨度缆道的空白。在实践工作中的创新改革也是他的强项。他发现原来的取沙缆道采样器容积小,取沙测验花费的时间长、精度差,还影响缆道寿命,于是他自己动手设计,并在较短的时间里改造为大容积采样器,提高了测验效率。

  只要是工作需要的,陈尚志什么都造。1997年4月,水文局接到三个水文站的告急:原有的木质测船老化失修,已经不能正常工作,急需解决测船。当时水文局一共有十几条木质测船,每年的维修都是老大难。修木船,花费大、寿命短;造新木船,一时找不到造船人,钢板船成本不高,寿命也长,可西藏没有造船厂。眼看汛期就要来了,局党委研究决定让陈尚志负责的站网技术科牵头,自己制造钢板船。陈尚志带着大伙不分昼夜设计图纸,反复修改完善,又四处购买钢板、焊条等材料。之后的40多天里,水文局的篮球场上每天都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凌晨2、3点,电焊火花还在篮球场上闪耀,陈尚志和大家的手上、脸上被烫得旧伤未愈又添新痕,衣服也被烧出了密密麻麻的洞,鏖战40多天,他们终于赶在汛期之前造出了3艘钢板船,投入使用后反映良好,不仅为单位节约经费20多万元,还为测工的水上作业提供了良好的安全保障。在总结第一次造船经验后,他们又连续造了7艘钢板船,基本更换了全区重点水文站的木质测船。

  只要是工作需要的,陈尚志哪里都去。在野外勘测队工作的几年,陈尚志就走遍了西藏的山山水水,去遍了河流湖泊的源头。1996年,为了组建阿里地区水文资源勘测大队,陈尚志等5人颠簸4天,来到海拔4300米狮泉河镇。没有时间休息,一到目的地他们就投入工作,搭建帐篷、引测高程、选择断面、焊制地锚,经过60多天苦干,终于圆满完成建站任务,填补了阿里地区的水文建设空白。水文局副局长王静记得,90年代中期,一次他和陈尚志到米林县的一个水文站修理缆道,当时行车卡在缆道上无法来回行驶,陈尚志坐进一个木斗沿着缆道滑到卡住的地方,在离江面10米高的地方开始修理。突然,江面上刮起了大风,陈尚志坐的木斗开始左右摆动,并且幅度越来越大,几乎要翻了过来,王静和其他同事在岸边只能干着急。幸好陈尚志沉着冷静,快速修好行车返回,只是从木斗上下来时,他的双腿都在颤抖。“那样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敢上的。”王静说。

  工作这么多年,陈尚志还是工人身份。因为早早就参加了工作,陈尚志没有高学历,后来在水文站工作,缺人手,他放弃了进修机会,又错过了转干。高级工程师扎西当年和陈尚志一起招进水文局,后来参加学习成了干部,他说:“陈尚志在江孜水文站工作没两年就当上了站长,可为了工作需要他一直在岗位上,为这影响了他进修转干,但他一直在业务部门当负责人,后来又自己学习考上工程师。”虽然职称和扎西只差了“高级”两个字,却一个是工人,一个是干部,工资相差了近3000元,对此,陈尚志从来没有感到过不平衡。

  按理说,工作33年的他根据有关政策也可以申请退休了,更何况长期艰苦的工作不仅让他的头发早早变白,各种疾病也早已上身。就在今年3月,他还因为加班加点忙昌都水文分局建设,工作压力太大导致肠道出血而被送进医院。可为了不让人才断代,局里希望他再带一带年轻人,他只好留了下来。他的妻子因为身体不好,几年前就退休回内地养病了,儿子也在昌都工作,在当地娶妻生子安了家,陈尚志是独自一人坚守。“没办法,谁叫我是‘西藏二代’呢?我从1岁进藏,到18岁第一次回内地,期间从没离开过西藏,内地是什么样我一无所知,也没感情。”陈尚志说。1989年,陈尚志的父母、弟弟调回内地,如果当时陈尚志有此意愿,组织上也会安排,可他压根没想过。

  或许最晚再过5年,到了退休年龄的陈尚志就可以回到亲人身边了,就像很多和他一样的“二代”,在西藏度过了决定他们一生的童年、少年,成年后又把全部的辛劳汗水撒在这里,虽然终有一天要带着满身病痛回到陌生的城市,但心却无法离去。

[责任编辑:雪童]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重点推荐


关于西藏工会新闻网 | 本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中工网版权声明 | 中工网邮箱 | 网站地图 | 聚合阅读 | 用户登录
地址:拉萨市江苏路18号 邮编:850000 联系电话:0891-6322678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西藏自治区总工会主办 中工网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