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手机中工网
首页 > 劳模人物
广告服务
记日喀则市交通运输局机械操作手多吉占堆
2016-05-03 09:35:00    来源:西藏工会新闻网  文/张琪 图/旦增西旦  查看评论

  

  多吉占堆和记者采访过的其他“路二代”、“路三代”一样,善良淳朴、忠厚老实。

  说多吉占堆是“路三代”,因为他的外公外婆、母亲都是公路道班工人,他自己和妻子也是道班工人,这种现象在我区公路系统的养护队伍中十分普遍。居住孤立、分散,教学条件和水平极其有限;父母工作辛苦忙碌,无暇照顾孩子的生活、关心他们的教育,导致很多道班工人的子女受教育程度不高。为分担家庭重担,他们小小年纪便参加工作,加入到父母的行列。他们干的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儿,在重复着上一辈人生活的同时,也把上一辈人吃苦、奉献、重情、感恩等宝贵传统继承了下来。

  今年37岁的多吉占堆已有着23年的工龄。他起初是在江孜养护段工作,后来在日喀则交通运输局举办的培训班中学习了3年机械操作,毕业后在日喀则交通运输局公路分局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为吉隆公路段特别缺机械操作手,便被调到吉隆公路段工作到现在,已经整整9年。

  吉隆, 藏语意为“舒适村”、“欢乐村”,地处日喀则市西南部,是一个边境县,与日喀则市区相距490公里。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吉隆县有着“一山呈四季,十里不同天”的自然景观。特别是著名的吉隆沟,4000多万年前,这一带的地壳变迁是以“撕裂”的形式完成的,形成了吉隆沟这条又深又长的沟。有文献这样记载:(吉隆)沟壁基本上是笔直的,就像一副巨大的犁铧沿南北向瞬间划过,两侧的山坡就是其翻开的岩浆土石堆砌而成,其边沿至今还保持着锋利的“刃”。蜷曲的底层、锋利的切线、狰狞的地貌,处处显露着山体的“痛苦表情”。

  往沟里走的路上,海拔飞速下降,从县城的4300米直降为1800米。

  这样的地形地貌,造就了吉隆沟的奇美风景,也造成公路养护工人的工作强度高、难度大。冬季雪灾,夏季水毁,道路一年四季的损坏和病害不断。而过去的2015年更是多吉占堆20多年职业生涯中最辛劳、最危险的一年。

  吉隆公路段副段长仁增回忆,从2014年11月中旬起,全县开始下雪,一直下到2015年3月底,那段时间工人们每天都要忙着除雪,有时碰上大的雪崩还得通宵达旦工作,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4月22日,全段管养的220公里道路才完全畅通。

  多吉占堆记得,2015年3月的一天,段领导通知他,在靠近吉隆镇江村附近的一处路段发生雪崩,有一台车辆被掩埋,车内人员数量和伤亡情况不明。接到通知后,他立即和工友驾驶机械向出事地点赶,想到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平时要1个小时走到的路那次他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被掩埋的是一辆从定日来、载着五六名群众的汽车,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多吉占堆和工友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汽车从雪堆里刨出来,又逐个找到车上的司乘人员把他们送往医院,再用钢丝绳把汽车牵引出来,最后用机械除雪。忙完这一切,路面又恢复畅通的时候,天空已是繁星点点。

  这件事过去仅1个月,“4·25”地震就发生了。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吉隆公路段组织全员上路抢通公路。作为段里技术最好的机械操作手,多吉占堆驾驶全段最大的一台机械——自重37吨的挖掘机,和跟他同岁的好搭档、机械操作手旦增旺久驾驶一台装载机,一起赶往塌方最大的冲色村路段。到了塌方处,多吉占堆对旦增旺久说:“我先挖,你再推。”就开着机器上去了。平时两人合作,都是这样的顺序。可这次多吉占堆的挖掘机往前开了没多久,就因为路基被地震震松,加上塌方下来的土石冲击,地基变得更加松软,人和机器一起开始往悬崖下滑。旦增旺久看这情景急得大喊“快倒退!快倒退!”可在松软的地基上挖掘机已经没法倒退了,仍然在慢慢往下滑,旦增旺久急得快要哭出来。幸好下滑了几米后遇到了崖壁上的大石,挖掘机停了下来,把多吉占堆从挖掘机里拉出来后,旦增旺久死活都不让多吉占堆再开那台挖掘机了,坚持要自己开。最后因为实在太危险,两人只好先将那台挖掘机搁置在那里,改用其他机械。

  那天吉隆公路段共出动3台挖掘机、3台装载机、1台推土机、3辆自卸车和89人,又租用了当地施工队的一台破碎机和一台大型挖掘机,在当晚23时就打通了从县城宗嘎镇到吉隆镇的公路。

  问起那天的危险状况,多吉占堆说:“当时心里也害怕,因为工作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碰上这么大的地震。虽说头上不时有石头飞下来,脚下的路不知道走到哪就陷下去了,可我把心一横,想着‘要死也没办法’,开机器的时候比平时更小心点,最后及时抢通了道路。”

  在工友和司机眼里,多吉占堆就是艺高人胆大,别的机械手不敢上的地方他敢上,别人要一两天干完的活他几个小时就能解决。

  吉隆镇吉隆村村民桑珠是个跑运输的司机,他和多吉占堆很熟。他说每次遇到封路,几乎都能看到多吉占堆忙碌的身影,而只要看到多吉占堆和他的机器,司机们就不会太着急,他们知道过不了太久就一定能放行。

  以多吉占堆的技术,出去打工一个月赚个万把块钱不是问题,可他却宁愿拿着扣去各种缴费后不到3000元的工资,说舍不得走。记者问为什么,这个高大的汉子眼圈红了。

  多吉占堆是独子,收入不高,母亲又是外公外婆的独女,为照顾生病的外公外婆提前病退,退休工资也很低,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不好,母亲在日喀则市住的老房子一直没钱维修。2012年的一场暴雨过后,多吉占堆家的老房子塌了,家里的老人流离失所。公路段领导知道这件事后,立即以段党支部的名义号召全公路段干部职工向多吉占堆伸出援助之手,通过各方努力筹了近8万元,3名段领导又到市里找施工队,帮忙把多吉占堆家的新房盖了起来。

  其实让多吉占堆不舍离开的又岂止这一件事呢?还有对这份工作三代人的情感积累,和工友、搭档间建立起的兄弟般的生死情谊,在大家庭里互相帮助、彼此尊重的温情……而在记者看来,在这个有的人眼中不够“高大上”、看似低微的群体里,藏着太多被物欲异化了的人们所遗弃的珍宝。

[责任编辑:雍磊]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重点推荐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38)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