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手机中工网
首页 > 幻灯大图
广告服务
壮丽的新生:写在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7周年之际
2016-03-28 10:15:13    来源:人民网    查看评论

  

  今年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7周年。57年前的这一天,周恩来总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宣布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原西藏地方政府职权。从此,西藏百万农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了一场彻底摧毁封建农奴制度的民主改革运动,翻身获得了解放,真正当家做了主人。这不仅是中国人权史上的伟大创举,也是世界人权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篇章。

  57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西藏大地却发生了震烁古今的沧桑巨变,走完了其他地方千余年走完的社会发展道路。无论是其社会经济发展的速度及质量,还是当地劳动者自身所发生的变化等,都实现了历史性的巨大跨越。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正在崛起,古老的雪域高原正实现着壮丽的新生……

  旧西藏封建农奴制的黑暗程度极为罕见

  西藏民主改革前的社会制度,是政教合一、僧侣贵族专政的封建农奴制。占西藏人口约5%的农奴主阶级,即官家、贵族、寺庙上层僧侣占有绝大部分生产资料,而占西藏人口95%以上的农奴和奴隶,即没有土地、也没有人身自由。“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是被领主占有;就是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生,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就是在今天,西藏各地许多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老人们,每当听到这首旧民歌时,依然会流下悲痛的泪水……

  旧西藏流行的《十三法典》和《十六法典》,将人分为三等九级,以法律的形式确认和维护人的社会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法典明文规定,上等上级人的命价为与其尸体等重的黄金,而下级下等人的命价仅为一条草绳。农奴主可以随意买卖、转让、赠送、抵押和交换农奴,也可以对农奴动用断手、剁脚、剜目、割耳、抽筋、割舌等极为野蛮的刑罚。春日里,记者徘徊于位于拉萨市罗布林卡路的博物馆,从那一幅幅陈旧的历史照片中,一阵阵地感受到了封建农奴制的黑暗、血腥和恐怖:农奴布德被挖去了双眼,扎西双脚的脚筋被抽出……

  左上图:被三大领主和叛匪挖掉双眼的布德、索朗泽仁、扎绕(自左至右)。右上图:牧民贝姆洪贞被砍掉右手。

  左下图:西藏老百姓过着幸福的生活。右下图:西藏老百姓所住的新居。

  延续近千年的封建农奴制度,到近代已经成为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极端腐朽没落的社会制度,使西藏陷入极端贫穷落后和封闭萎缩的状态。大量事实证明,到20世纪中叶,西藏社会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广大农奴为摆脱绝境不断发动请愿、逃亡、抗租抗差和武装反抗。“政教合一制度已像油尽的灯火一样走向没落”,曾担任旧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的阿沛阿旺晋美在20世纪40年代就说过,西藏“照老样子下去,过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将毁灭。”

  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西藏上层统治集团中的一些人,无视人民群众日益强烈的改革呼声,从根本上反对改革,叫嚣“长期不改,永远不改”,试图永远保持封建农奴制度。1959年3月10日在西藏各地发动武装叛乱。对此,中央人民政府果断平叛,并领导西藏人民对社会制度进行民主改革。民主改革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在政治上为西藏的现代化发展彻底扫清了道路。

  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

  左上图:西藏大昭圣泉饮用水公司的现代化生产流水线。右上图:拉萨市蔡公堂乡白定村二组的奶牛场。

  左下图:收件人正在EMS收件单上签字。右下图:拉林高等级公路。

  去年底,西藏全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千亿元,增速达到11%,这是西藏连续23年经济增速保持2位数增长。据西藏自治区统计局介绍,从2009年开始到2014年底,西藏全区生产总值连续6年实现百亿级稳定增长,相继跨越400亿直至 900亿大关,保持了年均12%以上的增长速度。西藏部分经济指标在西部乃至全国都名列前茅。发展的速度和取得的效益同向增长,产业结构也日趋优化。

  西藏的工业历经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发展历程。在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企业已超过千家,注册资本金200多亿元。去年,拉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实现税收179.2亿元。其中,以特色农牧业为基础的加工产业也蓬勃发展。近年来,拉萨市还投资扶持净土健康产业,涉及矿泉水、藏红花饮料、玛卡和红景天保健品等领域,引来了众多国内500强企业的投资。3月12日正午时分,记者在位于拉萨市蔡公堂乡白定村的高标准奶牛养殖中心内了解到,该养殖中心不仅建有泌乳牛舍、特需牛舍、精料库、集污水池、储存池等现代化设备,还专门从以色列进口了50台转盘式挤奶机,大大提高了挤奶效率。目前,西藏初步形成了藏东北牦牛、藏中奶牛、藏中优质粮油、城郊无公害蔬菜、藏香猪等七区七带特色农牧业产业格局。

  西藏交通建设不断加快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进藏难、出藏难,在藏出行也艰难”正在成为历史。 2013年底,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西藏墨脱县正式通车。2014年8月中旬,拉萨到日喀则的铁路正式运营,同年底,拉萨至林芝的铁路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去年9月,拉萨到林芝的高等级公路正式通车。最近,记者从西藏自治区交通厅了解到,318国道上的 “通麦天险”整个整治改建工程已进入收尾阶段,“十三五”期间,西藏将努力打造以拉萨为核心,辐射日喀则、山南、林芝、那曲的3小时经济圈。截至去年底,全国与西藏通航城市达到40个,航线增至63条,形成以拉萨贡嘎机场为中心,昌都邦达、林芝米林、阿里昆莎和日喀则机场为支线的五大机场网络。

  遥远的西藏与外地通讯、物流等连接的速度越来越快。对西藏那曲县罗马镇牧民阿普旺久来说,现在每次放牧,他最不能忘记的就是那部黑色的苹果手机,这个手机不仅能帮他做很多生意,还能让长时间的放牧少了许多孤独与单调,现在罗马镇95%以上的牧民都拥有了手机。眼下,西藏快递业务迅速发展,除原有的邮政EMS 外,现已经有圆通、中铁快运、民航快递等20余家大型速递企业。南来北往的货物极其丰富。那曲县的居民讲,他们在网上订的物品,一般3天就可以拿到。

  中央及兄弟省市支援的力度持续加大

  左上图:重庆援建的昌都市类乌齐县农牧民住房。右上图:援藏教师在拉孜县中学上英语课。

  下图:天津市第七批援藏医生在昌都县生格村为藏族村民义诊。

  西藏的每一步发展进步,无不凝聚着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及特殊支持,无不凝聚着全国各兄弟省市及中央骨干企业的大力无私援助。

  党的十八大以来,相继召开的对口支援西藏工作20周年电视电话会议、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分别就对口支援西藏工作的方略、民族问题、统一战线等全局性问题进行了全方位部署。去年8月份,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明确了“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的西藏工作重要原则,再次为西藏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内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指明了方向。

  “心手相连,守望相助。”1994年,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做出“对口援藏、分片负责、定期轮换”重大战略决策,17个省市、17家中央骨干企业、66个中央国家机关对口支援西藏全部74个县区以及直属部门。从那时,数以万计的援藏干部从天南海北汇聚在雪域高原,他们当“主人”不当“客人”,视西藏为“第二故乡”。20余年来,援藏单位和省市约推进8300余个项目、300多亿元援藏资金落户高原。近年来,按照将项目、资金向农牧区向民生倾斜的要求,各对口援藏单位把80%以上的援藏资金,都投向了涉及广大农牧民住房、看病、上学、交通、饮水、通信等项目,有效拓宽了农牧民增收渠道并极大改善了农牧的区生产生活条件。

  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各兄弟省市进一步加大援藏的力度。前不久,记者在拉萨市召开的2016年北京援藏项目启动会上获悉,今年,北京共安排援藏资金3.62亿元、37个项目,去年的数据是2.8亿元、29个项目。在山南地区,记者了解到,“十三五”期间,安徽省将将进一步加大对山南当地的支持力度, 现已规划40多个援藏项目、落实资金已逾7亿。

  向西藏“人才技术短板比较明显”的医疗、教育等领域倾斜。眼下,各地支援支持的力度更大而形式也更加灵活多样。去年8月中旬,内地143名医疗方面的人才进藏,初步搭建了由7个对口支援省市援助西藏7地市人民医院以及北京协和医院等4家单位援助自治区人民医院的“组团式”援助框架。西藏自治区有关领导告诉记者,各援藏医疗队帮助受援医院加强精细化管理、健全规章制度、完善工作标准、规范执业行为,优化了医疗流程,也提升了医疗质量。目前,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可以说是提升西藏医疗卫生水平最有效的途径。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广度前所未有

  左上图:旧西藏农奴生下孩子就要到农奴主那里去登记(世代为奴)。右上图:孩子们在拉萨市德吉罗布儿童乐园内玩耍。

  下图:今年年初,人大代表在西藏自治区十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举手表决相关决议。

  著名学者、现西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旦增伦珠说道,自民主改革以来,相对于物质生活上取得的成就,在一定程度上或者说是在终极意义上,雪域高原最大最根本的的变化应是人的变化,人本身观念的变化及素质的提高为西藏的现代化建设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民主改革前,西藏社会主要存在两个对立的阶级——农奴主阶级和农奴阶级。后者又包括差巴、堆穷和朗生三个阶层,且人一出生其阶级地位就确定了。即便三个阶层的成员存在一定流动性,但他们几乎不可能成为农奴主阶级。民主改革后,西藏的社会结构随之改变。青藏、川藏公路的建成,产生了西藏第一代工人阶级。此后,随着西藏现代工业的发展,西藏工人阶级的规模不断扩大。而进藏的内地知识分子及被选派到内地学习的藏族青年,促成了西藏知识分子阶层的形成。到1965年,西藏已经形成了“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工人阶级、农牧民阶级、知识分子阶层)的阶级阶层结构。

  从昔日毫无生活生命保障的农奴到传统农耕社会中胼手胝足、驱牛牧羊的自然人,再到今日具有法律意识、商业意识、科学意识的现代公民,如实记录着雪域高原“人”的深刻变化。当雄县当曲卡镇村民旦增说,他父母那一代没有什么文化,只关心牛羊,但是他们这一代思想观念逐渐改变,看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成功例子。“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也要让我的几个孩子把书读好,他们可以到外边的世界过着与祖辈不同的生活。”目前,西藏不仅有了自己的硕士、博士,而且有了一批享誉全国的专家、学者。自治区成立以来逐步建立了近30个科研院所,各类专业技术人员52000多人,产生了一批有世界影响的学术成果。

  文蔚冰是北京一家律所的律师,2014年他报名参加了“西藏无律师县”志愿服务,被派遣至山南市扎囊县。“藏族老百姓的法律意识在不断提高,受理的侵权、纠纷案件日渐增多。”文蔚冰说,农牧民遇到纠纷不再打架闹事,而是去找律师咨询,这就是最大的进步。两年服务期满,他向总所提出在拉萨开分所并获批。此外,西藏群众金融意识日渐增强。山南市贡嘎县甲竹林镇陇巴村48岁的村民格龙,通过农户联保的方式从银行贷款32万元。几年下来,家里已经有了3辆车,固定资产近200万元。在偏远的墨脱县背崩乡,借助于银行“金融背夫”的服务,老百姓对POS机的使用同样十分熟练。

  谈及人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时,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涉藏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孙勇告诉记者,首先是人民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社会里,西藏各族人民解决了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问题,寿命大大延长,没有寿命其他无从谈起。其次,教育的普及、社会的开放、对政治经济社会各项事务的竞相参与等,大大促进了人们传统观念向现代观念的转变。他说,与社会制度发生变化相比,旧制度下过来的人的变化将是一个较长期的过程,但将会随着现代化的不断向前发展而大大加快。

  结语:

  从1959年春开启的那场民主改革运动彻底摧毁了“三大领主”统治势力和封建农奴社会的经济基础,废除了“三大领主”对广大农牧民的人身奴役和经济剥削。这场变革,使昔日的百万农奴获得了人身自由和生存权、发展权,劳动人民成为西藏的主人。这场变革,使各级人民组织和基层政权得以建立,藏族干部和知识分子队伍不断发展。这场变革,推动了西藏地区各项公益事业的发展,国家对西藏各方面的支援惠及到了广大人民群众。在短短几年中,西藏地区的社会面貌发生了历史性的变迁……

  民主改革是结束旧西藏历史的标志,民主改革是造就新西藏现实的开端。历史的足音还在回响,当年雪山上那抹初露的曙光犹在闪亮。我们缅怀历史,祝福雪域高原美好的未来!(本网记者 陈沸宇 韩俊杰 琼达卓嘎)

[责任编辑:雍磊]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重点推荐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