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手机中工网
首页 > 西藏风情
广告服务
代代相传 生生不息:朗县与南派藏医探秘
2017-06-22 10:05:00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查看评论

  “人体胚胎挂图”“水银炮制入药(佐台)”“放血疗法”“吸角疗法”“七十味珍珠丸”……藏医因神奇的疗效及治疗方法,给外界以神秘感。

  据了解,直到松赞干布时期,藏地医药水平仍相对落后。松赞干布从内地、天竺和大食引进了许多名医,译出了不少医著,包括文成公主入藏,带来了大量的汉地医药学知识,藏地医药水平才迅速提升。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在吐蕃赤松德赞时期,藏地“九名医”之首的宇拓·云丹贡布编撰成了《四部医典》,从而形成藏医学。

  由于宇拓·云丹贡布医术精湛,有功于吐蕃王室,赞普赐予他“塔、工、琼”三处封地。其位置就在今天的朗县和林芝沿雅江两岸一带。史载,他在55岁时,带领主要弟子,来到“工布曼隆”(今米林县),创建了一所医药学校。宇拓亲自带领门徒采集药材、加工制药,足迹可能遍布林芝、米林、朗县,这就是“南派藏医”从朗县发源之始。

  朗县是一座江边小城,雅鲁藏布江由西向东缓缓流过,县城就处于右侧的台地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沿雅江通道行经,在朗县峡谷形成温润的小气候,这里地质、风光独异,地灵人杰,其中南派藏医的创始人苏喀·年尼多吉(1439-1475年)就诞于县境。位于县城的朗县藏医院,门前就塑有他的雕像,其内辟有“苏喀流派 藏医文化室”,是一窥南派藏医的绝佳去处。

  那么“南派藏医”与苏喀·年尼多吉有何渊源呢?据介绍,由于行医环境不同、实践不同、体会不同,对医学经典的侧重点和理解也就不一样。《四部医典》后经小宇拓·云丹贡布(宇拓家族的后裔)诠释修订后,藏地不同医家围绕这一巨著,产生了不同观点。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所谓“学派”,就是以其代表人物而命名的“绛巴学派”和“苏喀学派”,因他们所处地域不同,故又分别被称为“北方学派”和“南方学派”。

  北方学派代表人物是绛巴·朗杰扎桑(1395-1475年),他出生于日喀则昂仁县,属典型的卫藏北方地区。他也特别擅长治疗好发于北方高寒地区的病。后人认为他大大地发展了《四部医典》这方面的内容,成为继《四部医典》之后的第二大理论体系,故称之为“北方寒凉派”。

  南派医药创始人苏喀·年尼多吉,出生于朗县拉多乡拉多村,比绛巴·朗杰扎桑小44岁,但他们同一年去世,只活了37岁。由于出生于“医学世家”,苏喀·年尼多吉14岁时就与北方派名医、绛巴·朗杰扎桑的弟子“米易尼玛·统瓦端登”相互通信长达3年多时间,讨论医学问题。16岁时,写成藏医名著《千万舍利》,名声大噪。

  苏喀·年尼多吉研究的重点,是以《四部医典》的理论为指导,利用朗县、林芝一带盛产各类药材的优势,深入探讨研究产生于藏南河谷地带的各种藏药材的性味功效,研究易发于藏南温热地区的瘟疫、赤巴病等常见疾病的治疗方法,成为“南派藏医”的“第一圣人”。

  苏喀·年尼多吉不但少年成名,而且年纪轻轻就俨然成为藏地“医界盟主”。他曾到珠峰附近的“翁嘎寺”召集日喀则南部、山南洛扎和隆子以及塔布、工布、娘布等地名医,讨论医学,研究药物,合著了多部医学论著。他还是当时为数不多的能够加工出藏药“佐台”(提炼水银)的名医之一。今天藏地名药“七十味珍珠丸”的制作方剂,也由他最终敲定。

  类似于“老宇拓”与“小宇拓”的家族传奇,苏喀家族后来也出了一位名医“小苏喀”,名为苏喀·洛追杰布(1509-1584年)。他主攻藏医学,听受了《四部医典》和自己祖先的《千万舍利》等许多藏医学论著。于1573年,在山南扎塘地方,动员当地长官旺杰扎巴,捐资刻印了木刻版的《四部医典》,藏文称为“扎塘居希”(意为“扎塘版的《四部医典》”),这是现在已知最早的《四部医典》木刻版。从此,这部藏医名著得以全面、准确、整部地流传。

  由于《四部医典》是以佛祖解答疑问的方式出现,所以有人认为,这是一部佛祖训诫,也就是说,是一部佛经。为此,苏喀·洛追杰布专门写了一本《四部医典佛语说和论著辨析·除暗明灯》,根据自古以来学者们的讲述,分析这部巨著的内容,如尿诊、药物和自己的研究结果,认为《四部医典》是藏地人著作,作者就是“老宇拓”。这也成为藏医“南方学派”与“北方学派”观点最有分歧的地方。

  走进朗县藏医院的“苏喀流派藏医文化室”,墙上挂满了《四部医典》医学唐卡,四周陈列着各类藏药材标本,中间摆放着各种藏医医疗器械,包括各种手术刀、穿刺针、手术钳、放血刀、剃头刀、药勺、吸牛角等,完全颠覆以前对藏医的印象。此外,苏喀遗址出土的藏药“石樁”“苏喀拉多圣书”苏喀遗址出土的“石刻十相自在”等也同列其间,述说着苏喀与朗县的深厚渊源。

  作为苏喀圣医的继承者,朗县藏医院的医生大多毕业于西藏藏医学院,他们坚持“以藏医为主,以西医为辅,藏西结合”的治疗原则,积极发挥藏医适宜技术,推行藏医药“治未病”的理论精髓,努力为患者解除痛苦。在传统医学的基础上,朗县藏医院不断推陈出新。据该藏医院医生介绍,他们研制了许多新的藏药品种,包括巴桑酥油丸、“千里光”美颜保健膏等,其中“千里光”具有祛斑、祛痘、补水、抗皱、美颜、美白等功效,亮相物交会顷刻断销,非常走俏。

  在陈列室的一幅藏药材分布图前,医生白玛曲珍如数家珍似地介绍着各类药材在朗县的分布……苏喀神医的衣钵就这样在藏南谷地代代相传,生生不息。(通讯员 罗勇)

[责任编辑:张晓诗]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重点推荐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6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