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  简体 | 繁体   手机中工网
首页 > 西藏风情
广告服务
其美多吉:在野外科考与学术之间寻找平衡
2017-06-27 11:28:00    来源:西藏商报    查看评论

  “讲党恩爱核心、讲团结爱祖国、讲贡献爱家园、讲文明爱生活”——“四讲四爱”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正在西藏广泛深入开展,本报经过精心策划,陆续推出“四讲四爱——高原工匠”系列报道,力求从深度、广度、维度等方面入手,展示雪域高原工匠风采。践行“四讲四爱”,请关注西藏商报,为高原工匠点赞。

  沿着山脉的轮廓,探访河流与人群的故事,与当地村民席地而坐喝甜茶、拉家常,闲聊中得知每一座山、每一条河的名称渊源,这是西藏大学理学院教授其美多吉的工作日常。从1991年参加工作至今,其美多吉一直未曾停歇过人文科考的步伐,足迹几乎遍布西藏全境。关于人文科考的艰辛,他如是说:“苦一点没关系,重要的是让发光的智慧流传下去。”

  徒步三十多公里山路 寻访西藏陶器制作技艺

  1991年,其美多吉毕业于西藏大学化生地系(如今的理学院)。同年,他便留校任教,成为化生地系水文专业的一名教师。1994年,他开始了人生第一次人文科考之旅——摸清西藏陶器制作点的分布情况。这次人文科考历时两年左右,先后探访了十多处陶器制作点,在拉萨尼木县、日喀则定结县、南木林县等地都留下过其美多吉和他学生的足迹。

  有一次,其美多吉和同事听说在尼木县帕古乡彭岗村有两户人家以制作陶器为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其美多吉和同事当即坐上了拉萨到尼木县的班车。下午,两人就到了尼木县城,一打听才知道,县城离彭岗村还要翻过一座山。“当时又累又饿,天也快黑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借宿在一个寺庙里。”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开始翻越大山,走了十几公里的山路才找到了那两户人家,等访谈拍照完后就往回赶,来回大概走了三十多公里的山路,傍晚才回到尼木县城,此时他们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在漫长的人文科考过程中,其美多吉积攒了很多经验,比如说西藏陶器制作点一般都是对称分布的。“如果在某地发现了一个陶器制作点,那么翻过附近的山梁,在山的那一边同样也会发现一个陶器制作点。”在昌都八宿县探访时,还发现了迄今为止保存最原始的制陶技艺,不仅工艺原始,而且保存着古老穴窑。昌都境内由于火候温度偏低,烧制的陶器均为黑陶。除此之外,其美多吉的科考团队还致力于藏纸、“藏传统美术颜料抢救”的研究考察工作。

  科考学者变身“野外教授” 开展卡若冰川融水径流科考

  其美多吉教授曾同自治区水文总站的总工程师刘天仇一起,先后考察了色林措、卡若拉冰川径流、阿里境内的河流湖泊。1995年为了收集羊卓雍措附近冰川融水径流的水文数据,他们在附近的村庄“驻扎”了一周。这一周对其美多吉来说是太漫长,因为冰川融水水质较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水土不服。其美多吉说:“就连平时我最爱吃的糌粑,吃下去也会吐出来,因为水的关系,肠胃根本吸收不了。”

  收集水温数据是一件争分夺秒的工作。野外科考工作的艰辛是可以想见的。1998年,其美多吉又同刘天仇一起前往阿里地区开展水文考察工作,风餐露宿,由于一路颠簸,所带的高压锅等炊具都变形了。让其美多吉记忆犹新的是玛旁雍措旁边的一碗方便面。“那时候条件艰苦,出门前得带上喷灯、气筒、锅碗瓢盆等。当天早晨,我们从湖边的宿营地起来,自己动手做了一碗方便面,那个味道别提多香了!”其美多吉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玛旁雍措。

  2015年,其美多吉接手了一个新项目,负责编纂《青藏高原山水文化》(拉萨卷)。自此,他开始从一个人文科考学者变成了一个枕着山水睡觉的“野外教授”。与当地老百姓深入田间地头喝着甜茶,说起每一座山和每一条河流的名字,记录人和山水之间的故事,成了其美多吉这几年最重要的工作。自从《青藏高原山水文化》(拉萨卷)项目启动后,他常常在繁重的课程结束后,抽时间探访拉萨附近的山水。

  其美多吉在野外考察中发现,当地老百姓对山水非常有感情,经常自发地保护山水及周边环境,因此他们探访过的山山水水都保存着比较完整的生态系统。西藏是我国重要的安全生态屏障,小屏障建立好,大屏障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我常常被村民的自觉感动,他们见到水中有垃圾就会很心疼,觉得浑身不舒服。”其美多吉说。

  希望宝贵的东西流传下去 寻找科考与学术之间的平衡

  其美多吉有着丰富的野外科考经历,同时,他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教授。近年来,他出版了许多与地质、灾害、水源专业相关的书籍,如《西藏地名源流与文化》、《世界广说》汉文译文、《中国自然资源通识》(西藏卷)等等。而且,他还为广大农牧区老百姓普及防灾减灾知识,先后编译了《山洪灾害防御手册》、《崩塌、滑坡、泥石流防灾减灾知识读本》、《地震科普读物》等科普读物。

  当记者问到该如何理解“工匠精神”时,其美多吉谈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坚守”。他笑着说:“现在有些年轻人身处信息洪流之中,对于新鲜事物有自己的看法。但是,眼看着传统工艺逐渐消失,作为一名文化学者,我觉得自己应该加快探访的脚步,让西藏更多更宝贵的东西流传下去。”

  虽然课业和项目都很繁重,但其美多吉总是试图在野外科考与学术之间寻找一种平衡。

[责任编辑:张晓诗]
New Document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重点推荐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38)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